竞争情报资源
论竞争情报学科的构建(五)
发布时间:2019-01-22 09:20 | 点击数:

3.3 竞争情报学科的金字塔模型

至此,我们已初步构建了竞争情报学科体系,这个体系以理论研究为先导,管理研究为杠杆,方法研究为手段,教育研究为侧翼,应用研究为基础,构筑了以竞争情报循环为主线,竞争情报生产为核心,由理论、管理、方法、教育、应用5大模块构成的金字塔模型。

3.4 竞争情报与相邻学科的关系

竞争情报学吸取了管理学、经济学、军事学和图书信息学等多个学科的理论和方法,是多学科交叉而形成的一门横断学科。它与相邻学科的关系如下。

3.4.1 竞争情报与管理学

竞争情报的作用在于为决策者提供战略和战术层面的决策支持,而决策活动是管理学研究的核心问题。由于竞争情报决策支持职能在战略决策中意义重大,因此,竞争情报也就顺乎自然地与战略管理形成了最紧密的关系。比竞争情报出现晚10年左右的知识管理成为管理学的热门话题。由于两者都把智力资源的开发和利用作为基本的研究内容,因此正在朝着整合的方向发展,把以外部竞争环境监视和竞争对手分析为重点的竞争情报,即企业的“中央情报局”和以内部知识组织和共享为重点的知识管理,也就是将企业的“知识交流局”结合起来,作为企业战略的基础和核心。从而使竞争情报学和管理学结下了不解之缘,或成为管理学的下位类学科。

3.4.2 竞争情报与经济学

经济学是一门增强人们洞察能力和保障选择效率的学问,让人们在确定目标、选择手段和保证效率之间获得一种均衡。竞争理论是经济学的一个基本议题,Porter教授的竞争理论确定了竞争情报工作的基本目标,其竞争战略和分析工具为竞争情报研究提供了重要基础和分析框架。如果Porter的竞争理论没有出现,竞争情报工作可能还处于非正式阶段。作为经济学重要内容的博弈论是研究有利害冲突的双方如何战胜对方的最佳策略的学问。由于竞争情报核心问题是如何应对竞争对手的问题,因而也就成为竞争情报的重要支撑。而信息经济学则包含了研究非对称性信息的存在对决策各方行为相互影响的微观信息经济学,以及研究信息经济的测度等宏观信息经济学。竞争情报领域广泛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现象,竞争情报产品作为一种信息商品的投入、产出如何计量以及定价,都需要信息经济学的介入。因此竞争情报的发展离不开经济学理论的支撑。

3.4.3 竞争情报与军事学

众所周知,《孙子兵法》是军事学和军事情报学的开山之作。军事情报学是研究军事情报现象及其规律的科学,是军事学的重要分支。可以认为,竞争情报是军事情报向民用领域转移的产物,因此,竞争情报与军事情报有着天然的联系,竞争情报在商战中的作用同军事情报在战争中的作用同出一辙。竞争情报不仅在过去复制了军事情报循环等重要技术,而且在现在,竞争情报也在不断汲取军事情报的营养,战争模拟技术的应用便是一例。因此,军事学和军事情报学的发展将会对竞争情报学产生直接的影响。

竞争情报与图书信息学

图书信息学是图书馆学的现代化发展,主要研究信息的序化问题。信息检索和数据库建设是该学科的核心议题。因为它代表了图书馆学的发展方向,因而获得了国内外图书馆界的热情讴歌。与图书信息学相对应,竞争情报主要研究信息的转化问题,为组织的科学决策服务。由于竞争情报的研究内核是Information的Intelligence化,因此图书信息学的信息检索、数据库技术也是竞争情报学的重要基础之一。可以说竞争情报学与图书信息学是一对姐妹学科。
4 竞争情报与中国情报学

中国情报学是我国情报从业者的重大创举,它包含了信息序化和信息转化两大主要议题,为中外情报学所罕见。

但遗憾的是,现在回眸一瞥,细味起来,我国情报界从一开始就把中文情报与英文Information相对应,造成了半个多世纪的困惑;并把信息学(Information Science)或者说图书信息学(Library&Information Science)作为情报学来研究,与信息科学和图书馆学争地盘,为他人做嫁衣裳,偏离了我国情报工作的社会实践,偏离了政府和企业的决策活动,偏离了情报生产(Intelligence Production)这一核心领域,严重地影响了我国情报业的发展,削弱了我国情报机构在国家和企业决策中的地位,这是我国情报学界的历史悲哀。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我国许多情报学杂志和情报学论文中,字里行间,除了情报学一词还有情报两字以外,再也难觅情报一词的芳踪。我国情报学界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视Intelligence为忌讳,90年代以来,又视信息、知识为时尚,自觉或不自觉地养成了鄙弃情报的怪癖,在我国情报学界形成的回避情报的离奇现象在国际上也不失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重视Information,忽视Intelligence;重视文献资源,忽视人际资源;重视文献研究,忽视实证研究;重视信息技术路线,忽视社会经济路线;重视引进,忽视创新,是当前我国情报学研究的重大弊端。

实际上,情报学并非起源于文献学和图书馆学,而应是起源于军事学和谋略学,起源于人类的情报活动和咨询活动,与人类的竞争和决策相伴相生,它们形影相随,而又若即若离。追本溯源,我们的老祖宗应是孙子,而非布什(V.Bush),也非申农(C.E.Shannon)。

该到还情报学以本来面目的时候了。归去来兮,回归情报,回归Intelligence,弘扬情报工作耳目、尖兵和参谋的作用,重视对竞争环境、竞争对手和竞争策略的研究,推荐以情报研究工作为主导,信息资源建设为基础,信息技术为手段的情报工作模式,转变我国情报工作的发展走向。

鉴于我国情报工作的基本内容是信息的搜集和分析、我国情报机构集思想库和信息库于一体的基本现实,包昌火等曾多次提出过中国情报学应当建立在Information和 Intelligence两大基石上,并把Information的Intelligence化,作为情报工作和情报学的核心任务,而非信息或知识的组织和传播,后者是图书馆学的世袭领地。因此重构情报学是摆在新世纪我国情报机构和情报从业者面前的光荣使命,而竞争情报实际上就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科技和经济情报工作,而非仅仅是企业情报工作而已,技术竞争情报、产业竞争情报和国家竞争情报的发展也证明了这一点。

如若如此,这将是我国情报界的大幸,也应是我国决策系统的大幸。强大的思想库和情报力量是美国无与伦比的软实力,也是我国产业振兴和安全的重要支撑。因而社会情报机构的式微,不符合国家和企业的根本利益。这一状况的改变,有赖于国家的决断,也有赖于我国情报界的自强,情报学建设方向的把握和情报学研究范式的转变。以情报为业,以情报为荣,做好Intelligence Studies这篇情报学研究的大文章。我国情报机构和情报从业者应当有屈原的精神: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关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高级搜索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建议采用10240×768分辨率浏览 COPY RIGHT©2012-2015 邵阳市科学技术局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地址:湖南省邵阳市城北路16号 邮政编码:422001 电话:0739-5363522(市科技局办公室) 0739-5225410(科技情报所)
ICP备案:湘ICP备06007413号 湘公网安备 43050302000116号 网站标识码:4305000054 技术及维护:邵阳市文氏科技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邵阳市科学技术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