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争情报资源
论竞争情报学科的构建(四)
发布时间:2019-01-21 09:13 | 点击数:

3.2.3 竞争情报的方法研究

竞争情报的方法研究是竞争情报学科发展的重要推力。竞争情报的研究方法是以竞争情报循环(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Cycle)为主线,竞争情报生产为核心展开的,因此,也可以将竞争情报循环视为竞争情报的方法论。美国情报分析专家布鲁斯?D?伯尔考威茨(B.D.Berkowitz)和阿兰?E?古德曼(A.E.Goodrman)在1989年出版的“Strategic Intelligence for American National Security”一书中,详尽地揭示了美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40多年实施的在总结G2s/S2s情报体系基础上形成的情报循环过程中的基本原则、存在问题及其解决方案,由于竞争情报循环是在情报循环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此全书主要观点对竞争情报方法论的建设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根据1988年J.P.Herring提出的竞争情报循环5环形式,并于1999年载文阐明的相关问题,将竞争情报方法研究归结为以下几方面。

(1)情报需求的识别

识别和研究情报需求是规划定向阶段需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比较成熟的识别方法是 J.P.Herring在国家情报课题基础上提出的关键情报课题(Key Intelligence Topics,KITs)。他认为,确定关键情报课题就是识别管理者需求的过程,而KITs识别的核心就是与企业关键决策者的互动对话,通常采用响应模式、主动模式和混合模式。而黄英则将KITs方法进一步深化,提出从内容、流程、文化3个层次构建KITs内涵结构图并描绘了由确定与接近情报用户、访谈与明确决策需求、挖掘生成KIT、推进KIT可操作化、评价与修正5步组成的KITs工作流程。

(2)竞争情报的搜集

竞争情报搜集是竞争情报生产的基础,是竞争情报产品质量的保障。竞争情报搜集方法包括人际网络法、观察法、四分卫法、访谈法等一手信息(Primary Source)搜集和信息检索、广播电视收视、文献杂志定购等二手信息(Secondary Source)搜集。前者已处于理论化、体系化,后者则是图书信息学领域的专长。

将人际情报的搜集作为一个独立环节引入竞争情报循环表明J.P.Herring对人际网络的高度关注;而将信息处理和存储自成环节也表示他对创造情报生产的知识基础建设的格外重视。遵守竞争情报获取过程中的法律和道德界限,慎重涉及灰色地带,保持竞争情报的合法性特征是竞争情报活动和商业间谍的根本分野。

(3)竞争情报的生产

情报生产是竞争情报工作的灵魂,是竞争情报循环的核心步骤。它是通过系统化的方法将竞争环境、竞争对手和组织自身的信息转化为能为组织带来竞争优势的情报和谋略的过程。情报生产采用的竞争情报分析方法既包括来自管理学领域的竞争分析(Competitive Analysis),又包括来自政治军事领域的情报分析(Intelligence Analysis)。前者以商业和战略分析方法为主,侧重对事件、组织和人的分析;后者以模式和系统分析方法为主,侧重于对数据、信号和事实的分析,两者的融合,构成了完整的竞争情报分析方法的知识体系。

几十年来,国际竞争情报界殚精竭虑、浓墨重彩,开发了上百种的分析方法,产生了如美国新泽西州立大学管理学院本?吉拉德(B.Gilad)和资深竞争情报专家J.P.Herring于1996年主编的《商业情报分析的艺术和科学》一书,加拿大温莎大学克雷格?弗莱舍(C.Fleisher)和澳大利亚Mindshifts咨询集团的芭贝特?本苏桑(B.Bensoussan)合著的《战略与竞争分析》和《商业与竞争分析》两书,包昌火与李艳等人的由市场维、能力维和时间维组成的竞争对手分析论纲和由专家、信息、电脑三方面,物理(W)、事理(S)、人理(R)、专家、电脑、模拟6大模块组成的WSR竞争情报方法论等力作,精彩纷呈。

20世纪80年代中期,将美国军事情报界的战争游戏法移植到企业管理中来,形成了商战游戏法(Business War Gaming)。在我国,由王知津开启的竞争情报模拟研究增强了竞争情报研究的直观形象和可操作性,可成为企业竞争战略制定、战略决策评估的重要工具,拓宽我国竞争情报分析的研究领域。

(4)竞争情报的发布

竞争情报发布是将竞争情报产品转化为实际效益的主要环节,包括产品形式的设定和发布方法的设计两大问题。Herring总结了几种主要的情报产品和内容特征:①新闻简报(Newsletters)。与公司业务相关的新闻事项的信息简报。②情报报告(Intelligence Report)。有独特来源的、对公司有着直接影响的和启发的外部发展情报的报告。③分析性预警(Analytical Alert)。对具有直接影响和启发的当前发展趋势的分析报告。④情报评估(Intelligence Assessment)。就某一情报专题的深度分析,如竞争对手分析、用户分析、行业分析、技术分析、政府行为分析等。⑤情报预测(Intelligence Estimate)。包括对重要趋势和未来影响的长期预测,常常能为管理层指明方向。

按照情报用户的层级,如根据企业高管到一线职能经理的不同需要,来设定情报产品形式的金字塔模型是国内外竞争情报部门通常采用的发布方式。

(5)最佳实践企业调查

最佳实践企业调查(Best Practices for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是美国竞争情报界的重要创举。因为企业的竞争情报活动大多是按照竞争情报流程展开,是流程的实施和发展,丰富多彩、形态各异的竞争情报流程充实了竞争情报方法的研究,推动了竞争情报方法论的建设。
3.2.4 竞争情报的教育研究

理论研究和人才培养是竞争情报学科起飞的两翼。1972年,瑞典隆德大学的斯蒂文?德迪约(S.Dedijer)开始在美国达特茅斯学院和瑞典隆德大学教授关于政府、公司和城市的情报与安全课程,这是竞争情报第一次进入大学的授课体系中。1996年SCIP年会就竞争情报教育问题专门举行了一次会议,并建立了一整套科学的竞争情报课程体系。

SCIP确立的课程体系包括基本内容、管理科学、需求分析、信息收集、信息分析与综合以及竞争情报交流6大模块。它把竞争情报基本内容和管理科学列为商学院的两个基础课程模块。竞争情报课程模块的确立大大推动了竞争情报教育在世界各地的发展进程。

1994年1月28日中国竞争情报专业组织的诞生,拉开了20世纪90年代中期我国竞争情报教育的序幕。迄今为止,在学历教育方面,我国已初步形成以培养硕士为主,本科和博士兼具的多层次的竞争情报的教育体系;在继续教育方面也形成了大学、学会和社会机构开办竞争情报研修班的格局。2006年5月和2011年4月我国还完成了两例竞争情报博士后的培养。据统计,截至2009年10月,我国已拥有竞争情报硕士点28个、博士点6个,分别占情报学类专业硕士研究方向总数的10.98%和博士研究方向的11.54%,开展竞争情报教育的高校达25所。
美国西蒙斯学院(Simmons College)竞争情报中心是2001年成立的西半球第一个从事竞争情报硕士研究生培养的机构,它提供了竞争情报硕士学位计划、硕士课程论证计划和个人职业发展计划三类培训项目。1996年2月由B.Gilad和J.Herring创始成立,1999年又与Fuld公司联手的美国竞争情报学院(The Academy of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是一家专门从事竞争情报培训的公司,它设立了竞争情报职业认证项目、公开课、企业内训、远程教育4种培训方案。

借鉴国外经验,确立竞争情报教育的重要地位,加强对竞争情报教育的学术研究,完善我国的竞争情报教育体系,鼓励更多的商学院和管理学院增设竞争情报课程,积极开展模块式教学,并把竞争情报分析作为模块教学的重点,强化反竞争情报和保护商业秘密的内容,把我国的竞争情报教育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

3.2.5 竞争情报的应用研究

竞争情报是一门实践性非常强的学科。竞争情报的应用就是竞争情报的实践活动,多年来创造了丰富多彩的竞争情报形态,形成了企业竞争情报、产业竞争情报、政府竞争情报和国家竞争情报等重要活动方式。企业竞争情报是社会竞争情报活动的基础和主体,它的核心内容是对竞争对手信息的搜集和分析。政府竞争情报是一个国家的政府部门为了提升自身的影响力而开展的对外部环境和竞争对手信息的搜集和分析。日本于1958年建立的日本贸易振兴会和韩国于1962年建立的韩国贸易振兴社是政府竞争情报的范例。我国于1996年相继建立的国务院各部委科技情报研究所从事的情报研究工作,从实质上说,也属政府竞争情报的范围,尤其是在向市场经济转变的条件下更是如此。

产业竞争情报是以提升一个国家和地区某一特定产业竞争优势而开展的竞争情报活动。一般而言,产业竞争情报是处于政府竞争情报和企业竞争情报之间的一个层级。面对着我国众多产业频遭侵害和产业竞争情报服务缺位的严酷现实,2009年起,以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为代表的一批机构和以陈峰为代表的一批学者开展的产业竞争情报的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把我国竞争情报事业推向纵深,并形成了一批可喜的成果。

国家竞争情报(National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NCI)是最高层级的竞争情报活动,它的主要目标是提升国家竞争优势,构建国家竞争情报体系。陶翔等认为,国家竞争情报是一个国家为了在全球化日益发展,传统的敌人和朋友已经转变为暂时而非永久的战略伙伴和竞争对手,贸易争端成为国家之间争议的焦点以及经济和技术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利益最核心部分的情况下,需要建立的一种新型的国家内部的情报组织结构体系。缪其浩、陶翔最早开启了国家竞争情报研究并已形成了一批重要的研究成果,为提升我国竞争情报的战略地位和构建国家竞争情报体系发出了强烈的呐喊和呼唤。以美国中央情报局为代表的美国情报机构是国家情报的典范,在为美国国家利益和总统的战略决策服务中作出了举世瞩目的贡献,但迄今为止,在国际上尚未见到国家竞争情报的典型案例。

关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高级搜索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建议采用10240×768分辨率浏览 COPY RIGHT©2012-2015 邵阳市科学技术局 版权所有 | 网站地图
地址:湖南省邵阳市城北路16号 邮政编码:422001 电话:0739-5363522(市科技局办公室) 0739-5225410(科技情报所)
ICP备案:湘ICP备06007413号 湘公网安备 43050302000116号 网站标识码:4305000054 技术及维护:邵阳市文氏科技有限公司 主办单位:邵阳市科学技术局